header image

Chinese Abstracts – 摘要 – Vol 83, No 4

Perspective: Historical Disputes and Reconciliation in Northeast Asia: The US Role

視點:美國在東北亞區域的歷史爭端與和解中的角色

Gi-Wook Shin, Stanford University, USA

殖民主義和長期戰爭遺留下了未瘉合的創傷並導致了東北亞區域間的彼此仇恨及和解的艱難。本文認為關於歷史是非的持續爭端不僅僅是一個亞洲內部問題,並因此探討了美國如何能促進該區域的歷史和解。我們有必要認識到,美國在處理二戰後的歷史遺留問題上曾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美國不僅未能在東京審判時全面追究日本的戰爭犯罪問題,還在設定舊金山和平條約的條款中起過關鍵作用--該條款為用法律手段洗刷日本的負罪感和責任感開了先河。同樣地,美國也還未正式承認自己對日本城市進行的原子彈和地毯式轟炸的可以說是“反人類罪”的罪行。本文呼籲美國採取自我批評和自我反省的態度,承認其對東北亞歷史問題處理不當的責任。更具體來說,本文評估了最近的兩項提案:即要求總統訪問廣島或長崎,並以此承認美原子彈轟炸對民眾造成的苦難;以及重新詮釋舊金山和平條約,使日本戰爭犯罪的受害者得以更好地申冤。本文在支持這兩項提案的基礎上提出它們必須在一個大的區域歷史框架下謹慎地實施,而不應僅僅是出於試圖鞏固美日之間關係的考慮。

Back to Recent Issues


Workers or Residents? Diverging Patterns of Immigrant Incorporation in Korea and Japan

勞工還是居民?韓國與日本移民融合的迥異模式

Erin Aeran Chung

儘管韓國和日本不得不面對即將到來的勞動人口的急劇下降,但從1980年代中期到2000年代初期兩國仍然對非技術工人關閉國門,而僅依靠事實客居勞工項目和對同族移民的優惠政策來滿足其對勞動力的需求。然而到了2000年代中期,兩國政府再也不能忽視境內日益膨脹的移民人口而公佈了兩個截然不同的移民融合提案:在韓國是集中化的以權利為本的針對特定移民群體的法案,而在日本則是去中心化的以社區夥伴為主導的指導方針。由於兩國都未採用通過政府決策來管理移民永久居留問題的辦法,我認為這兩個看似迥異的方式卻反映了兩國的一種草根趨向,即汲取建立於正式融合項目出臺之前現行的對歷史上被邊緣化群體的融合策略。在韓國,由於韓國民主運動中強大的勞工和公民社會行動主義傳統,移民工在爭取合法權利方面取得了顯著的進展。而在日本,從1960年代起數代在日韓裔的草根運動則為1980年代後期的去中心化和社區為本的融合新移民策略建立了基礎。通過比較東亞兩個相仿的國家,本文找出了影響到主宰社區和少數人社區以及政府與非政府行為者之間關係的新移民與現行實踐間的互動模式。

Back to Recent Issues


Weakness and Gambits in Philippine Foreign Policy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二十一世紀菲律賓外交政策中的弱點與開局棋法

Renato Cruz De Castro

渴求資源的弱小政權如何應對區域體系的改變?本文以菲律賓為例,攷察了菲阿羅約當局的外交政策。很顯然,該外交政策意在通過引導外部資源解決該國主要的安全挑戰:國內的暴動。為實現這一國內議程,菲律賓與美國和中國捲入了微妙的平衡遊戲。菲政府還迅速啟動了其外交拓展項目,指示其在外的領使館積極推廣本國的出口貿易以及保護其海外八百五十萬菲律賓勞工的權利和福利。此外菲政府還利用多邊組織來促進其國內的發展目標。但是,菲律賓固有的弱點侷限了其最大限度地利用菲流動的外部環境所創造的機會。總之,本文認為,除非鞏固其政治基礎並增強其經濟競爭力,菲律賓仍將是強大的東亞世界中的弱小政權。

Back to Recent Issues


Understanding Fluctuations in Sino-Japanese Relations: To Politicize or to De-politicize the China Issue in the Japanese Diet

理解中日關係的起伏:日本議會對中國的政治化的去政治化

Linus Hagström and Björn Jerdén

從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末,學術探討和媒體分析對中日關係的表現從普遍認為“良好”轉移到總的來說“不良”,然後又返回到了“良好”。通過使用話語分析理論來研究外交政策,本文試圖理解可以說是不斷起伏的中日關係及日本的中國政策。具體來講,本文試圖分析日本議會關於中國的話語。本文顯示,在一步政治化盛行的日本對中國的不安全感的“激進表現”和將同樣現象去政治化的“溫和的表現”之間存在著一個斷層線。本文進一步顯示,在此期間不僅中國被更頻繁地提及,而且中日關係間的更多方面被提上了政治議程。這兩點變化都有助於改變以上兩種表現之間的相對位置。在2008年,溫和表現還占主流,但到了1999年這一情形就改變了。本文認為,最近日本對中國政策的起伏以及受其影響而波動的中日關係可以說體現了日本關於中國話語的日益開放

Back to Recent Issues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Faculty of Arts
Buchanan A20
1866 Main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1, Canada
Tel: 604-822-3828
Pacific Affairs
#376-1855 West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2, Canada
Tel: 604-822-6508
Fax: 604-822-9452
Email: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