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bstracts – 摘要 – Vol 87, No 2

Translated from English by Xin Huang

從惠顧機器到黨派混戰:地方腐敗與印尼政黨制度的演變

issue_image_87_2_AllenFrom Patronage Machine to Partisan Melee: Subnational Corruption and the Evolution of the Indonesian Party System

Nathan W. Allen

印尼的政黨制度在後蘇哈托時代得到了擴展。儘管為鞏固系統爾進行的蓄意調整有意賦予大政黨以特權,在隨後接連不斷的選舉中,選民的支持仍然分流到了更廣泛的一系列政黨上。為什麼 儘管有著日益加強的機構激勵機制, 政黨體系還是擴展了?本文從地方分權和腐敗的大背景出發來考察政黨制度的演變。政治權力的下放和分散化為選民和精英獲取國家資源開闢了多種渠道。儘管在轉型後的短期内主要政黨預計會掌控資源,隨後的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制度改變卻削弱了它們對國家的控制。這導致曾經被統一的地方政當系統的斷裂。以有關敘事和新建的跨區數據集為基礎,本文提出了尋租機會這一概念--即獲取和濫用國家資源的能力。在尋租機會最大的地區,由於選民和精英們激烈爭奪國家資源, 政黨體系的擴展因而也最廣泛。這些地區通常擁有大型的國有部門,前獨裁黨(專業集團黨)之所以最初奪得大選的勝利,在某種程度上要歸功於它所擁有的贊助人。當專業集團黨失去其壟斷資源的能力後,其黨派體系也隨之瓦解。小黨的投票率開始飆升,取代大黨機器的是黨派混戰。本文顯示了體制操縱的侷限, 並凸顯了腐敗對印尼政黨制度的演變的影響。


東盟能引領東亞共同體的建立嗎?

What Explains ASEAN’s Leadership in East Asian Community Building?

Hiro Katsumataissue_images_87_2_katsumata

傳統觀點認為,在中日對抗的背景下,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已能够引領東亞共同體的建設。本項研究認為這種論點不够全面,因而對其加以了補充。本文認為東盟積極地構建了將自己定義為東亞共同體建設的合法領導人的社會環境。具體而言,自1990年代初以來,東盟的領導力可以通過與東盟地區論壇(ARF )的亞太框架相關的三方面的發展看出:東盟已能够引領東亞共同體的建設因為(1)它已經以其ARF共同安全規範為例提出了一個“東亞共同體”的景像, ( 2 )通過對東盟地區論壇進程的參與,東北亞的權力大國已經認識到了東盟的共同安全規範的價值,從而與東南亞國家共享其東亞共同體的景像,( 3)所有東亞國家共享的共同體建設景像已經構成了一種結構,使得東北亞大國將為挑戰東盟付出高昂的代價。



視角 – Perspectives

中國在一個多節點的世界秩序中的未來

China’s Future in a Multinodal World Order

Brantly Womack

issue_image_87_2_Katsumata_China world order雖然並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五分之一人口,中國卻有可能在未來二十年里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國民經濟。儘管其國民生產總值相差無幾,中國的人口力量與美國的技術力量相比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爾中國將面臨政治和經濟可持續性的挑戰。如果全球化、對國家主權的制約、以及人口革命仍將是世界的基本發展趨勢,世界秩序很可能會是在利益衝突主導下的國家之間的彼此的互動,沒有一個國家或一組國家能夠單方面地將自己的意圖強加於其它國家。因此,儘管各國由於能力差異爾擁有不同程度的發言權,沒有一組“極點”的競爭或合作能夠決定世界秩序。雖然美國和中國將成為主要的國家行為者,爾他們之間的關係將包含競爭及合作等元素,構成冷戰先決條件的兩極卻不復存在。相反的,新的秩序可以說是“多節點 ”的,由一系列互相關聯但不均等的追求各自利益的國家單元構成的矩陣,伴隨著日益常規化的國際機制和相互穿插的跨國聯繫。


世事無常:大國崛起、系統性風險以及機構与企業的作用—對布蘭特利·沃馬克“中國在一個多節點的世界秩序中的未來”一文的回應

An Uncertain World: Rising Powers, Systemic Risk, and the Role of Institutions and Entrepreneurship

A Response to Brantly Womack’s “China’s Future in a Multinodal World Order”

Yves Tiberghien

本文就布蘭特利·沃馬克刊載於本期的關於全球世界及中國在全球的崛起所提出的多節點視圖進行商榷。全球化真的已經迎來了一個基於連通性和多節點網絡的嶄新爾穩定的結構體系嗎?我認為,全球化可能比沃馬克所想象的更為脆弱,它被很多制度層面的風險所困擾。它的未來取決於對全球性機構的投入程度以及國家、私有及次國家行為體所組成的網絡所進行的全球治理的效果。同樣,國家可能越來越多地陷入相互關聯依賴的各種網絡中,而同時必須面對尚能打破全球化系統的關鍵鏈接的巨大社會力量和鬥爭。總之,即使由於其領導者及其他政治角色所作出的政治選擇爾使中國在這一系統內的軌跡不同尋常,能動性、政治領導力和機構等因素都很重要。因為全球化系統是動態爾交互式的,脆弱並依賴於不斷的積極協調。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Faculty of Arts
Buchanan A20
1866 Main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1, Canada
Tel: 604-822-3828
Pacific Affairs
#376-1855 West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2, Canada
Tel: 604-822-6508
Fax: 604-822-9452
Email: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